凌薇君

£贩梦者却永无止境的追求着梦£
已经淡圈可依旧偶尔开小小脑洞写了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的傻瓜

自戏存档x篁

€气抓不到于是小天使篁君就成了苦逼系列€


[指尖麻木 痠麻的肩膀似乎抗着无法估计的重量 垂落在脸颊旁卷曲的发丝有些痒 平静的呼吸与缓慢的心跳在异常安静的空间里仿佛更加刺耳 枯燥 苦闷 无趣几个特定字眼刻在脸上 随着"咯嗒"一声打破沉默 透过堆积如山的公文 目光从千遍一律的文字上转移到地板上那摊在扩散的墨迹 ]

手指都写的僵硬起来了呀

[沾了墨却迟迟没有下笔 绸缎上写下最后的字眼早已被删删改改得模糊不清 不经意的走神毛笔就从手中滑落滚了几个圈掉下桌  一路旋转还遗留下在桌面格外引人注目的轨迹 待笔落定 心中孕育出了不满情绪 这下不得不弯腰下去捡起毛笔了 稍微挪动了椅子 左手撑着半边身子右手则拼命往下够着摸索笔的所在位置 就在几乎快离开椅面半跪在地板上的可笑姿势出现前总算是成功把它安全救回桌面 回想起方才捡笔时咬牙切齿的神情不自觉越发嘴角上扬 最终竟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笑]

能早点回家就好了

[伴随着肆无忌惮的笑声离去而来的是空虚的寂静 毛笔被毫无目的的在弄脏的桌面上添下一笔又一笔 不时有人抱着公文推开糊着薄薄一层纸的日式纸门进进出出 瞥了眼四处散落的死者生前事迹 地板上的乌黑 在桌上涂鸦还咯咯发笑的辅助官 摇头对眼前的景象有说不出的熟悉感 室内闷热无风 温热的吐息吹着额前的发丝飘荡证明自己依旧在呼吸 可是死人呼吸的理由究竟在哪 零碎记忆里活着的人都已转世几回 熟识的面孔 陌生的口吻 死者在离开曼朱沙华盛开的地狱前就得放弃一切以往 划船前往彼岸重新再来一遍人生 循环不断重复 就如指针绕了一圈依旧会回到起点 没有无奈 没有长吁短叹 不论是谁都只是一直往前走 浓郁的花香目送着死者的离开同时也引诱其踏上前往地狱深处的路 一切混杂着受刑痛苦的呐喊 不知不觉中才发现寂寞在蔓延 一片火红花海似井底下望不见的夕阳西下 变化沧海桑田 唯一不变的就是自己依然在一旁看着许多人的悲欢离合 家乡芬芳的青草味如今闻着也毫无意义 问了打扫着桌脚边污点的下属问题 得不到回答也理所当然 自己早就已经习惯]

告诉我 今年后院的樱花也会继续开下去吧?


自戏存档x檎

€我就是传说中的打标点符号会死星人€)不你x


[ 醇厚的烟草味混杂在香水味中 空气有些闷热 额上渗出细细的汗珠 顺着脸庞滑落至脖子上的蓝色围巾 男男女女 灯红酒绿 空荡荡的店里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 翘着脚透过烟管吐出的烟云之中看来来往往]

啊啦 今天怎么那么热

[压低声调埋怨着抬手掩嘴打了个哈欠 动作之大连泪水都夺框而出 天气一热起来就昏昏欲睡 不对啊 八大地狱什么时候凉快过了 脑袋里思绪混杂绕成一轧扯不开的线 手里掂着的烟管几乎快落地 呼出的烟幻化成奇形怪状的样子 眼皮沉得下一秒一阵稍微凉爽的风吹上面来就能瞌上 那只花猫 不对 小判的话忽然就在耳边环绕起来]

每次一看见你就觉得这个社会没救了 懒狐狸

[不自觉像复读机将记忆里的话重新读出来 大概就是所谓的自甘堕落吧  回过神来时搔了搔头 心里百般挣扎后最终还是认输 叼了烟管 拄拐站起来伸展经骨 划根火柴点了灯笼尽管还是大白天的 唉 管他的 灰烬随手就在衣服布料上一擦]

看到我就会觉得世界很和平吧。。 好了好了要开始工作啦

[提了灯笼迈开步伐 离开屋檐遮阴出滚滚热浪扑面袭来 明晃晃的灯火让纸糊灯笼上写得张牙舞爪的花割亨狐御前几字格外引人注目 拐杖触地的声响刺耳 咯嗒咯嗒的回荡了整条街道 狡黠细长的眸子往路人身上打转 巴结般专业笑容挂在脸上]

那边那位小哥 对对对就是你 赏脸来店里坐坐么


占tag抱歉。。

群宣


步家首招

–I stood there trembling with anxiety and I sensed an infinite scream passing through nature.–

◣焦虑着浑身颤抖的定在原地,

一声振聋发聩的尖叫破空而出震彻宇宙!◢

一只小小的,孤单的灵魂漫无目的的游走在世界的角落边缘,默默的注视着一幕幕嚣张狂妄自大,寒意肆虐。曾经卑微奢求着,匍匐着寻求自己存在的痕迹想拥有一席之地,哪怕施舍自己的多余的光热都足以让人感激涕零,唯恐自己被拒之门外终日惶惶不安连曾经的梦都差点忘记。是啊,哪有人心如铁石不曾脆弱?只因到来的太晚,没有赶上最初的绚烂,错过了最真诚的信赖,被前人不屑,被后人低看,被时光抛弃。心底的烛苗燃烧的再热烈执着,遇见残酷的席卷而来的飓风也来不及闪躲只成烟尘。

我在,因为我爱。

仍在,因为深爱。

今生或许抵达不了彼岸,攀登不上巅峰,或许再多的努力也是枉然,存在是错误的羁绊,发不了光,生不起热,徒劳是替人作嫁衣,成为他人脚下的踏板,庸庸碌碌一生中最大的补偿不过一世长安。然而仅仅因为心中的执念热爱,无法挣脱桎梏,无法放手离开。愿执信仰为光,愿披星光为裳,单薄,淡漠,踏上每一步艰辛的路,守护住自己心里的荣光,浴血奋战,不死不休。

我没有机遇,

我没有天赋,

我没有荣耀,

我没有神助,

我仅有一腔热血倾洒,终不负自己。

‖家规家训‖

1.满招损,谦受益。

2.不禁圈不禁白男女皮皆可。仅收对语c有热情,单纯为c而c的人。

3.禁重五家,不强求出勤率但每月戏要足,要有一定进步。顾不上这里的就别来了,来了戏是一定要写的,家里重戏。大神和卧底就不必凑热闹了,这里什么也给不了你们,如果想给我们上一节课我们也不介意。

4.闪进闪退自重,闪到眼熟了直接拒抱歉。

5.前四抗家。前四禁重三家,戏风要正,能抗事,家里什么性子无所谓,出门在外哪怕装也装的硬气点别怂别虚让人家瞧不起。前四先戳再进家512958471。

6.进家无戏审,但是个人情况要了解,加上几个问题,不难。

7.不管什么水平戏成什么样子家里人都会耐心指点。光顾着吐槽别人,靠挂白挂苏来讨人气之流就有多远你懂的,家里玻璃多,砸坏了你就不好了,碎起来也不好收拾。戏差的不用担心不会有人笑话你,大家都这么过来的,家主戏也差,不怕丢人。

8.首招16封。

9.签名图任选,挂名步,签独步天下。

10.等你回家。

家门牌: 436372103

家门牌: 436372103

家门牌: 436372103


自戏存档x joker 篇

每次看见c joker 的孩子就会忍不住要去摸摸头。。。)你个痴汉


一曲、流年离骚 1:11:55 AM

伪善着掩饰不安的恶意

用谎言在狭隘的世界中挣扎

化上虚伪的妆容

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借口

却还是期盼着

越过山丘

前往彼方

在失乐园里笑着 奢求着原谅


入冬后晚风吹起来格外的寒冷

睁开眼 不满说着厌烦的抱怨

"啧 噩梦到底还要做多长时间。。。"

拉过厚重的被子 强迫着自己再次入眠却无果

飞溅的鲜血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怎么清洗也一样 像是烙印般的弥留在空气里

更用力的搓揉只会增加伤口 在心上 身上

放弃了 任由它弥漫

闭上眼

苍白的脸庞依旧历历在目

瘦弱的四肢似乎也还在眼前挣扎着

绝望的眼神

还有疯狂的哀求声

环绕着 重复着 像坏了的留声机

针不断跳着 画面一再回放

心中的期盼成了双面刃

刺疼了心

也剥夺了孩子们的幸福与一切

明明这一切都是为了年幼的弟妹们

为了无谓的承诺

不断说服自己

背叛了道德的约束 抛弃了良知

良心的谴责与犯罪之路的荆棘

不断的划开在心中的伤痕

我们大概被神遗弃了吧

手心冒着冷汗 看着镜子里自己狼狈的身影 微微的怒了

拉过破旧的围巾 掀开帐篷

贪婪的呼吸着冰凉却新鲜的空气

"果然你也一样吧。。。”

她说着 黑发被风吹乱 担忧的神情表露无遗

"已经 没有回头路了呢"

苦笑着回答 心也在绞痛着

还想说些什么 冷漠的气氛却在无声的渲染

抬头对上她恳求的目光

深邃的眼眸映在惨白的月色下 寂静的令人窒息

“放弃吧”

冷不防的被她紧紧抱着 衣服上有些湿润

闻着她的发香 感受着她的心跳

心在抽许 却只能轻轻的推开怀中的温暖

眼前闪过那个新来的孩子的脸庞 闪过他掩饰着的眼伤

心忽然变得坚定起来

“这是我们一起决定好的”

维护自己重要的事物 捍卫最后珍惜的人们

为此化为十恶不赦的吹笛人

引导无知的孩子 献给尊敬的他

这是最后的办法

大家一起决定好的不是么

只有在童话才能触碰到天堂

可惜我们已经迷失在黑暗

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惜

伸手抹过她眼中不甘的泪水

“越过山丘 前往彼方 是么”

强忍着伤痛

“我们 早已无法回头”

自己画下了无尽的网 却也被自己困住

早已注定无法到达彼方 无论怎么努力挣脱

绕了一圈 始终回到了原点

细心的为她围上围巾

唯一能给她的温柔

无视眼神黯淡的她

不顾她在背后的呼唤

以画笔化上紫色的泪 泪水早已流干

也许是惩罚吧 惩罚罪恶深重的我们

即使这样 还是以越过山丘为愿

低低的吟唱着那首曲子

汤姆是吹笛人的儿子 从小就学习吹笛子

但只会一首曲子 那就是

越过山丘 前往彼方

越过了山丘往前进

风啊 请将缎带带走

安徒生说过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上帝给予最美好的童话

可惜我们的故事化作诅咒

就算越过了山丘 依旧醒不来的噩梦


放假时间就开始涂啊涂的

搞不好会继续毁男神(划掉)更新

要是拿来换明信片大概没人要吧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