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薇君

£贩梦者却永无止境的追求着梦£
已经淡圈可依旧偶尔开小小脑洞写了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的傻瓜

自戏存档x joker 篇

每次看见c joker 的孩子就会忍不住要去摸摸头。。。)你个痴汉


一曲、流年离骚 1:11:55 AM

伪善着掩饰不安的恶意

用谎言在狭隘的世界中挣扎

化上虚伪的妆容

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借口

却还是期盼着

越过山丘

前往彼方

在失乐园里笑着 奢求着原谅


入冬后晚风吹起来格外的寒冷

睁开眼 不满说着厌烦的抱怨

"啧 噩梦到底还要做多长时间。。。"

拉过厚重的被子 强迫着自己再次入眠却无果

飞溅的鲜血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怎么清洗也一样 像是烙印般的弥留在空气里

更用力的搓揉只会增加伤口 在心上 身上

放弃了 任由它弥漫

闭上眼

苍白的脸庞依旧历历在目

瘦弱的四肢似乎也还在眼前挣扎着

绝望的眼神

还有疯狂的哀求声

环绕着 重复着 像坏了的留声机

针不断跳着 画面一再回放

心中的期盼成了双面刃

刺疼了心

也剥夺了孩子们的幸福与一切

明明这一切都是为了年幼的弟妹们

为了无谓的承诺

不断说服自己

背叛了道德的约束 抛弃了良知

良心的谴责与犯罪之路的荆棘

不断的划开在心中的伤痕

我们大概被神遗弃了吧

手心冒着冷汗 看着镜子里自己狼狈的身影 微微的怒了

拉过破旧的围巾 掀开帐篷

贪婪的呼吸着冰凉却新鲜的空气

"果然你也一样吧。。。”

她说着 黑发被风吹乱 担忧的神情表露无遗

"已经 没有回头路了呢"

苦笑着回答 心也在绞痛着

还想说些什么 冷漠的气氛却在无声的渲染

抬头对上她恳求的目光

深邃的眼眸映在惨白的月色下 寂静的令人窒息

“放弃吧”

冷不防的被她紧紧抱着 衣服上有些湿润

闻着她的发香 感受着她的心跳

心在抽许 却只能轻轻的推开怀中的温暖

眼前闪过那个新来的孩子的脸庞 闪过他掩饰着的眼伤

心忽然变得坚定起来

“这是我们一起决定好的”

维护自己重要的事物 捍卫最后珍惜的人们

为此化为十恶不赦的吹笛人

引导无知的孩子 献给尊敬的他

这是最后的办法

大家一起决定好的不是么

只有在童话才能触碰到天堂

可惜我们已经迷失在黑暗

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惜

伸手抹过她眼中不甘的泪水

“越过山丘 前往彼方 是么”

强忍着伤痛

“我们 早已无法回头”

自己画下了无尽的网 却也被自己困住

早已注定无法到达彼方 无论怎么努力挣脱

绕了一圈 始终回到了原点

细心的为她围上围巾

唯一能给她的温柔

无视眼神黯淡的她

不顾她在背后的呼唤

以画笔化上紫色的泪 泪水早已流干

也许是惩罚吧 惩罚罪恶深重的我们

即使这样 还是以越过山丘为愿

低低的吟唱着那首曲子

汤姆是吹笛人的儿子 从小就学习吹笛子

但只会一首曲子 那就是

越过山丘 前往彼方

越过了山丘往前进

风啊 请将缎带带走

安徒生说过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上帝给予最美好的童话

可惜我们的故事化作诅咒

就算越过了山丘 依旧醒不来的噩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