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薇君

£贩梦者却永无止境的追求着梦£
已经淡圈可依旧偶尔开小小脑洞写了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的傻瓜

自戏存档 蓝猫

想要一打的戏友quq


[前面的男人慌不择路的跑着 连回头的勇气也丧失 雨后路滑 每一步都溅起混着泥沙的积水 灰蒙的云层像禁锢着阳光似的昏暗 好几次险些碰上破败的墙角  迎着风奔逃 跌跌撞撞的求存 撑伞的行人却都避而不见 这样的画面 或许在东街已经 成为日常再普通不过的部分]

啧...

[手持琉金锤 沉默的在对方身后追赶着 像洪水猛兽般紧追不舍 雨滴打在脸庞上有些生疼 发丝滴着水珠顺着脸庞滑落 对于永无止境的追逐已经麻木 心念已定 扬其手中沉重的武器不留情的横扫对方腰际 骨骼移位的触感伴着碎裂的声音 对方不吭声响的软倒在地 站定 紧抿着唇不发一语 听着对方最后的喘息]

这是命令

[简短的回应对方含糊不清的悲鸣与绝望的神情 艳红的血从伤口里落下散了一地 晕开在雨水里 像妖艳彼岸花一般的血红向四处攀爬弥漫 斑驳的阳光照耀下就似地域一般的场景 再一次扬起手 不作考虑的向下砸去 裙角沾满点点血迹 梅花绽放般触目惊心  连遗言也没有 生命转瞬即逝 已经习惯了]

这是。。。哥哥的命令。。。

[蹲下抱着双膝盯着人苍白的脸庞  垂下眼帘低声的呢喃 身后传来爽朗笑声 一只手轻抚上自己墨色的发 一袭绿杉的男人打着伞为自己遮雨 他给予了嘉赏般的目光  扭头安静的凝视了一会 站起身乖巧往对方身上依偎去 熟悉不过的温度 烟味 安心 敛目跟随对方脚步的离去 沉浸在腐败的气味中   家乡现在已是明月高挂的中秋佳节 回忆里芬芳的百合依旧盛开在山坡上 大红的灯笼依旧随着微风摇摇摆摆的挂在屋檐 今天的伦敦依旧阴霾 但又何妨]


评论(4)

热度(8)